「走水走的路,內城篇」

走不同的路,

會有不同的風景。

平常我們都是走馬路,走田梗,

但這次,我們跟著水一起走,

走內城的水走的路。


內城是深溝村的鄰居,靠近山邊,最有特色的地方是會有天然的湧泉冒出來。最近內城蠻多事情的,不只村子旁邊離很近的大安埤山要面臨開礦的壓力,內城的農田也預計要被重劃。


農地重劃就是把本來彎彎曲曲的田埂跟農路,還有不規則的田,水路不方便的,全部整理一次,變成棋盤狀的,可以讓水跟機械都好操作。


這樣田會比較好種,但房子也會因為臨馬路比較好蓋,雖然很弔詭,但現在農地重劃可能是會加速農地消失的。

目前宜蘭還保有過去蘭陽平原水文景象的,就只剩內城這裡的大湖溪,還有52甲濕地。芳儀打聽到宜蘭大學有一堂阮忠信老師的課,要來走讀內城水路,就邀我來走一走這個可能即將要改變的風景。於是我們就以身高不到155公分的優勢,順利混入大學生之中。


第一站是我們平常的釣魚聖地,羌仔連埤。這個湖很美,想不到是人工的吧;是以前地主想要蓋房子所以挖的,後來沒蓋就這樣留下來了。池子的旁邊有一個山壁湧泉,水溫恆溫22度,水非常的美。



附近幼稚園的小朋友還整隊帶來這裡玩水,都不用去泡有消毒水味的游泳池。


芳儀跟我講說你看這個是魚吃東西的刮痕,不同的魚會留下不同的刮痕。所以好好研究的話,

看刮痕就可以推測是哪一種魚在這邊覓食。


對了,都還沒有介紹今天帶我們走讀的惜溪聯盟的康芳銘老師,他這一趟跟我們講的都是很扎實有考據的資料。其他的碎念跟黑白講都是我自己加的。



沿路我們有經過從前是用水力帶動的碾米廠。還有魚的養殖場、養豬場、水草養殖場。因為水路是對產業很重要的一環,許多產業都需要傍水而居。


羌仔連埤上面有隘勇古道,是以前漢番的交界,你進一點,我推一點,現在則是人類活動跟動物棲息拉扯的交界。這裡的產業跟生態要怎麼續存,是真的很多要考慮的。不然這邊的風景跟水多麽美呀。上課的學生多認真啊。


這裡是鼻仔頭,是一個重要匯流跟分流的水利設施。它匯集剛剛從羌仔連埤還有碾米廠那邊過來的兩條,再分成三條出去,我們深溝有些水也是這裡過去的。


這複雜度不輸台北繁忙的路口,感覺警察都可以躲在那個橋下開罰單了。


鼻仔頭出去往大湖溪這條我很愛,它旁邊都是植物,水又不會太深,之前溯過一次,下次想要像桃太郎一樣坐內胎順流而下。漂漂河的入口,也許應該認真來籌劃「福壽螺太郎漂漂河」的玩樂行程,報名請+1,我們來集氣呼喊芳儀。 目前這一段有2.5公里的河道,還維持日本時代的原貌,是真的蠻值得一漂的。



芳儀說這棵是風箱樹喔,很稀有的,趕快拍一下。它是可以長在水裡的樹。



還有水裡的苦草,我現在也很甘願做水裡的苦草,油油的在水底招搖。


這個點會讓顯惠興奮,從這裡往深溝切過去,就是以前的五分車鐵軌路線,五分車載什麼~~載蔗糖!顯惠是住在蔗糖之路上。


以前宜蘭的物產運輸,是到1924年鐵路通車,水運才慢慢消失,不然以前是可以從頭城一路溯到內城這裡。


大馬路的下面,有一個日本時代留下來的百年堤防。雖然旁邊的次生林貌算是普通,但還是提供給許多生物棲地。



最後我們走一條小徑去看深溝自來水園區的集水區。


真的會嚇到,供應宜蘭市以及周遭地區的集水區,不是在什麼荒郊野嶺遙遠的地方,就是在我們身邊。在這裡許多的人類行為,都會影響到我們的民生用水。


最後老師們帶我們抄近路回到原點,要走水的路果然走的不是什麼正常的馬路。

跟芳儀,農田的科學計畫進行的這些調查,其實不是為了要宣傳我們周遭的環境有多漂亮,

一定要維持原樣保存下來這樣。而是想要調查現況,看到在這個環境裡互相影響的因素,

然後在自己可以做到的範圍裡做一些調整。


那麼內城筆記就先到這裡囉,不知道下次芳儀還會跟我到哪裡約會,有點緊張呢。


0 次瀏覽

©2018 by 農田裡的科學計畫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